当前位置:首页>> 创业案例 >> 正文

郭敬明:光鲜背后的奋斗

发布人:zhanghui       发布时间:2011-03-01
   文笔好,有头脑——这是郭敬明被喜欢的理由。

    事实上,一旦跟这个精致小生面对面接触,你就不得不承认,这个混合着文人气和优雅范儿的作家兼商人,其成功并不仅仅源于幸运。

    他出现在公众场合时永远都是一副娱乐明星式的穿戴;即使是面对陌生人,也会彬彬有礼地问候致意。跟媒体打交道时,他会热情地滔滔不绝,也会精明地闪烁其辞——在面对公众的任何场合,这个27岁的年轻人似乎都能做到游刃有余,言谈举止也拿捏得恰到好处。

    经常“被封面”的他,很注重穿衣细节,也习惯了为自己挑选配饰。“LV们经常送东西过来。”我们在他的办公室拍摄时,郭敬明晃了晃几件做工精巧的手环和配饰。面对摄影师的镜头,他坐在Armani的沙发上,披着Fendi的围巾,手里还拨弄着HERSHEY’S的巧克力,姿势和表情成熟、自然。

    郭敬明的生活被各色奢侈品包围着。笔记本是爱马仕的,手提包是LV的,就连小熊钥匙扣也是PRADA的。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几乎不用笔写字的人,要买一个四位数的爱马仕笔记本……四爷我的钱包大概有十几个,这个是我放在书架上没有用的,随手拿来拍照应付一下新栏目,早知道,我就拿我的纯黑色的PRADA钱包了……输给安东尼。我恨!”

    在员工们看来,这个还带着孩子气的“郭总”很有亲和力,会把整个工作室的氛围调节得轻松活跃。在我们采访、拍摄的间歇,他偶尔用上海话跟手下的员工聊天,拍到兴头上,索性哼起了英文歌。

    现在,郭敬明除了写书之外,主要精力放在“最小说”和“最漫画”的编辑上。他现在的工作室是一个300平方米的大编辑部,有Swarovski水晶灯,装潢极富现代感。穿着时尚的年轻员工们穿梭其间。

    郭敬明每天就生活在这样一个舒适、小资的氛围里,编着童话般的畅销书和精美的漫画,赚着九州国际娱乐的钱,畅想着公司上市的那一天。

    这一切来得太快

    “穆穆鲁侯,敬明其德。”

    郭敬明出生的时候,他的爷爷从《诗经·鲁颂·駉之什·泮水》中摘了“敬明”二字,作为孙子的名字,意为“品德光耀”。

    不过郭敬明并非出身于书香门第,他的父母都是四川自贡的工薪阶层,家里有些书,但并不多,父母也从未刻意培养他文学方面的兴趣和能力,只是,郭敬明说:“如果你问他们要零花钱买课外书的话,他们从来不会拒绝。”

    也许正是这种宽容的家庭氛围,让郭敬明可以自由地呼吸。他攒着零花钱,买喜欢的《少年文艺》,还有安徒生,丹麦那个遥远国度的童话故事。

    “我觉得我的写作可能九州国际娱乐的还是小时候阅读安徒生童话的影响。”他说,“他的童话不同于一般的童话,他的文字像月光一样清冷,很美,有时候又很凄凉。他的《海的女儿》、《冰雪女王》、《卖火柴的小女孩》等作品都很唯美,因为我小时候读过太多安徒生童话,所以不经意间就会受到他的影响。”

    他从小就对文字敏感。小时候,他的语文和作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使他有信心尝试着投稿。1997年初中二年级时,他在全国公开刊物《人生十六七》上发表了处女诗作《孤独》,“那时候觉得写诗简单,当然现在知道不简单了,那时候就觉得诗歌短,而且也比较流行,在我小时候的那个时候。”    

    那一次的投稿经验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但他又觉得诗歌的篇幅太短,讲故事的冲动让他开始写散文和小说,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而且还连续参加了两届。“因为我得奖那年是高二,当时规定,如果是高三毕业生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并且得到一等奖的话,考大学就会得到一些照顾,但必须是高三。第二年,我正好高三,所以又参加了新概念作文比赛。但这个一等奖最后也没加分。”

    高三的那一年,他写出了《幻城》,最初只是一个短篇,很短,他当时根本没预料到,这样一个短篇,居然会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2003年,在短篇《幻城》基础上写作的长篇玄幻小说《幻城》出版了,2003年1月底上市至当年的12月,累计销售84万册(至今已卖出130多万册)。这一切,来得太快,让他有点猝不及防。

    《幻城》带给他近百万的收入,以及难以用金钱衡量的知名度。

    他说:“17岁时候的自己无限勇敢。”

    创业并非一蹴而就

    坐在公司会客室沙发上的郭敬明,看上去更像是个大学生,他身材瘦小,染成黄色的头发扫过额头,脸颊和肩膀与前两年相比越发清瘦了。这个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的小老板,已是中国最富有的作家之一。

    身兼最世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出版中心副总编辑等多重头衔的郭敬明,常常在图书排行榜上占据半壁江山,进账如流水。短短几年的时间,他的公司像热带植物一样飞快成长,原来在静安寺和大连路的办公室都已容纳不下不断增多的员工(大连路原来注册的柯艾公司改为漫画部)——从最初几个人的工作室,到每年为长江文艺贡献四五亿图书码洋的出版公司,郭敬明可谓春风得意。

    然而,就像几乎所有创业者的发展轨迹一样,郭敬明如今的成功也并非一蹴而就。

    《幻城》的成功并未让他安于现状。在一款名叫《仙境传说》的网络游戏中,他结识了身在大庆的高三学生Hansy。Hansy擅长设计,自己有一个文学网站,郭敬明看过,很欣赏,因此成为好友。在网上,两个年轻人踌躇满志地计划组建一个工作室,这直接导致Hansy选择报考上海的高校,为的“就是和郭敬明一起干一番事业”。

    那段时间的某一天,春风文艺出版社副社长常晶邀郭敬明一起吃饭。席间,郭敬明有意无意地说起:“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平台,可以帮助朋友们一起发表作品。”听者有心。很快,春风文艺决定出资和郭敬明合作,在系列青春文学出版物上做一些尝试。

    2004年6月6日,这一天,是郭敬明21岁的生日,也是他和Hansy、痕痕等5位朋友一起创业的日子。他们成立了“岛”工作室,英文名为“I5land”。《岛》系列的成功,为郭敬明赚得了事业历程中的第一桶金。他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因为比较喜欢出版这个行业,希望把我的理念推广出来,我觉得中国的出版业在很多方面其实还很传统,虽不能说落后,但缺少很多新鲜的血液。我希望能有九州国际娱乐更新鲜的东西出来。”

    他说,“只要好的设计再加上优秀的文章,给读者带来视觉上的冲击和阅读上的享受,就肯定能做好。”他对自己充满自信,尽管那时候并没有多少资金。

    “岛”工作室的成员在上海闸北区租了一套140平方米、三室一厅的公寓房作为工作室,吃住都在那儿。工作之余,吃饭、K歌,是郭敬明和朋友们最大的乐趣;但工作的时候就是工作,对于文字、插图和版式,郭敬明很苛刻,甚至追求极度完美,这让他的合作伙伴及员工都备感压力。现任最世文化公司副总经理的痕痕至今还记得,一天晚上,他听到有人在啜泣,扭头一看原来竟是小四(郭敬明的昵称),他一边哭一边抱怨:“事情那么多,那么忙,而自己写东西的状态也没有,这一切何必何必……”

    还好,《岛》甫一出版就获得了巨大成功,很快从最初的四五万份飙升到每期20万份,给合作双方都带来滚滚财源。当年,郭敬明就被中国《福布斯》选入名人排行榜,位列第94名。

    郭敬明很快显露出一个优秀出版人所应具备的素质:敏锐的市场嗅觉,对图书视觉样式的准确判断,以及不可或缺的敬业精神。痕痕说:“当时我们只有一个人作图,一个人排版,小四约稿写稿,我审稿。常常通宵排版,通宵打印。”

    《岛》系列为郭敬明积累了大量的编辑和出版经验。但是接踵而来的是沉重的打击,庄羽状告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一案以前者的胜诉而告终,郭敬明的声誉跌到冰点,与春风文艺的合作也暂告一段落。

    朋友们都能感受到他心情的低落,但郭敬明并未就此沉沦。2006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和郭敬明共同投资,在“岛”工作室的基础上成立了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郭敬明和他的伙伴们,也从吃住工作一体的公寓里搬了出来,搬进商务楼的17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一切,又开始步入正轨。

    10月,与长江文艺合作的《最小说》开始试刊。他说,“我决定做一件事,就一定会有成功的把握。”

    2005年,他第二次被中国《福布斯》选进了该刊“名人榜”的第92名,这个排名比上一年前进了2名,让他觉得很高兴。

    他是双子座,而且是AB血型,性格中有多面性。在KTV里,听着《掌声响起来》那首老歌,他会勾着痕痕的脖子说:“我要哭了。”

    他的图书换来了粉丝们的尖叫,但有时也会听到负面的讥讽与批评。对于这些,他表面上云淡风轻不以为意,其实,压力都积在心里。他有一次跟痕痕抱怨说,“为什么别人只看到我的不好,却不会看到我为别人做过什么?我做这些真的已经很累了。”

    说这话时,眼泪已经把眼眶撑满了。

    有时候,他又会变成一个“暴君”。为了追求完美,他会撕下脸皮大声呵斥:“没有一篇稿子是满意的!”“这次的初审质量都非常差!”“看了开头就不想看下去”……

    我问他,“会和痕痕吵架么?”

    “当然吵。”    

    他说大部分的情况都是他歇斯底里地发飙,音量放大到全公司都能听见,而痕痕只安静地听着,也不太说话。这位跟郭敬明并肩战斗了8年的女孩,有时不得不忍受着郭敬明的坏脾气。

    这种坏脾气,为日后的公司地震埋下了伏笔。

    2007年,在《最小说》发行量节节攀升的同时,一场内部的风暴正酝酿而生。柯艾公司的元老、时任柯艾公司美术总监的Hansy因不满郭敬明的一些做法而选择离开,连同原本在柯艾公司的晴天、不二等人一起创办了《Alice》杂志。

    旁观者都以为,兄弟反目的伤痕将难以弥补,可能连两人都没想到,3年后,他们还会重新走到一起。

    两条道路的成绩泾渭分明。

    2010年,《Alice》和世纪文景的合作以停止告终,Hansy重新回到了郭敬明身边,负责笛安主编的《文艺风赏》杂志的设计。

    “我觉得他们做的那本《爱丽丝》还是没把握住市场的定位,做得太个人了,所以最后销量没办法维持发展。”郭敬明以过来人的口吻谈起那次已成云烟的风波,“我觉得年轻人出去闯一闯,才知道这个世界真实是怎么样的。以前在温室里长大觉得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真的出去看、逛一圈之后,他的心态、眼界都会成熟很多。我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我不会要一定要逼死你或怎么样。我觉得你有才华,我很看重你,你出去一圈之后重新选择了我,我觉得那就证明了我的价值,前提是你要能做出好的东西来,私人恩怨我不会放在公司的日常事务里来。”

    一边争议着,一边接受着

    从最初的5个人起步,到现在30多个员工、两个分部的规模,郭敬明的最世公司运营良好,事业蒸蒸日上。

    《最小说》占据中国青春文学杂志市场1/3的份额,“郭敬明”这三个字,也已成为一个烫金招牌,而他手下的20多位作家也是背靠“郭敬明”的大树好乘凉。

    虽然签了那么多作家,但郭敬明说他的选择标准还是很严格。“写得好是第一位的,在写得好的前提下,还需要好的机遇和平台。我们公司扮演的角色就是,把这个作品尽可能地推广出去,但这个作品是否受欢迎归根结底还要看作品本身。这也就是为什么公司虽然签约了七八十个作家(加上漫画作家可能还九州国际娱乐),也不是每个人的作品都很受欢迎的原因。”

    2010年,柯艾公司更名为“最世”,郭敬明的解释是:“因为经营的范围扩大了。”具体的“经营范围”,他并未详细透露。柯艾公司并未撤销,而是作为一个分部继续存在。

    一般情况下,郭敬明上午会在大连路的柯艾分部,下午赶到公司总部。事实上,他现在在上海的时间不过就是10天左右,其他时间就在外地签售,做节目。

    2010年,郭敬明以2300万的收入名列“中国作家富豪榜”次席,自2006年以850万人民币入选该排行榜(排名第五)以来,这已是他第5次进榜,其中,2007年和2008年甚至荣登榜首。  从以江姐和恐龙闻名的自贡只身来到上海,财富对他来说,已经不成为一个压迫性的问题。他说,“8年前的自己,受不了分离,受不了孤单,受不了成长……”而现在,差不多什么都有了。

    他在生活上随性而为,晒出汤臣一品的豪宅也无所谓;他身上从来不缺话题,面对争议,他已不像出道之初那样焦虑和紧张,在记者面前总是非常坦然。

    在谈到一些网络评论时,他很认真地说:“如果是网上那种谩骂性的,我根本不会理睬。但如果他讲的很有道理,我会很感谢,像郜元宝老师在《收获》我的《爵迹》后面写的那篇批评文章,我就很感谢他,我还专门发了短信、写了信给他,就是说谢谢你的意见,包括我在出版这部小说的时候,我还把它修改完善了。”

    很快将“三十而立”的郭敬明正抓紧着青春的尾巴,步步为营。这就是郭敬明,一个在商业和文学间扮演着多重角色的27岁年轻人。他在商业上拥有不可限量的未来,拥有实现梦想的个人与团队,他当然也正在书写着一段中国青春文学出版的梦幻神话。

    对话

    财富就像手枪

    财富堂:现在担任董事长了,如何兼顾写作和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

    郭敬明:其实就是花九州国际娱乐私人的时间。白天你必须上班待在公司,晚上本来应该是私人的,或者是跟朋友逛街、吃饭的休息时间,但现在这种休闲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基本上我不是上班,就是在写自己的小说。我等于下了班,晚上再做另一份工作。

    财富堂:据说你的公司为长江文艺贡献了将近一个亿的码洋,这个数字是否准确?

    郭敬明:不止不止,至少有4-5个亿的码洋。

    财富堂:落落主编的杂志即将面世,这是《最小说》成功推出之后的又一个大的出版计划,是不是看到了青春女性阅读市场上的巨大潜力?

    郭敬明:我们新创刊了两本杂志,落落主编的是《文艺风象》、笛安主编的是《文艺风赏》。落落的这本比较偏重于女性生活方式,它是把文艺渗透到生活中去,探讨的是我们喝什么咖啡,旅行去何处,听什么样的歌,家里放什么样的家居用品等等。而笛安主编的杂志比较偏向于中国的主流文学、严肃文学,所以我们命名为“文艺风赏”,这里除了汇聚一些青年作家之外,也会有中国最重要的作家的作品,比如阿来、严歌苓、麦家、张翎等等。    

    我们之所以要创办这两本新杂志,是觉得我们的《最小说》已经创刊5年了,原来假设16岁的女生读者现在也已经21岁,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的阅读趣味和需求也会有所变化,《最小说》不一定还能符合他们的阅读口味,也许会觉得《最小说》太学生了,那我们考虑后觉得,我们不能一成不变,还是需要给这些消费者提供更适合她们阅读的杂志。其实,大多数学生毕业后就很少阅读文艺书,我觉得文艺书已经可以算是精神上的奢侈品了。在这么节奏快的时代,你要挤出时间读文艺书,真的挺奢侈的。

    财富堂:据说喜欢收藏玻璃杯子和白衬衣。  郭敬明:那是学生时代的事了,现在的喜好已经改变,一会儿一个。比如说家居饰品、古董、瓷器、水晶灯,以及国外限量版的书等等。

    财富堂:除了写作,还有什么爱好?

    郭敬明:看电影吧。

    河西:如果让你去拍一部电影,你会去尝试吗?

    郭敬明:我觉得电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制作团队的结晶,如果有一个很好的团队,我当然愿意做这样的事。

    财富堂:2010年11月,你荣登“中国作家富豪榜”第二名。从物质的角度看,财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郭敬明:大家都喜欢讨论这个话题,不过我觉得财富只是一个中性词,就像手枪,在杀人犯手中是杀人凶器,在警察手中则是治安的手段。财富和手枪一样,它本身并没有善恶之分,只是看你怎么用。

    有了财富,可以多给员工发薪水,可以做慈善,改善自己的生活,孝敬父母,都是积极的使用方法,即使是买房或其他消费,也无可厚非。其实大家不需要这么计较收入的排名,虽然我们好像赚了些钱,但要跟真正的大企业家或国外的大作家(比如村上春树、J.K.罗琳、丹·布朗)相比,连十分之一都没有。中国的作家还刚刚起步,中国传统作家的观念就是清贫,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感受到的道德冲击会比较大,但仔细想想的话,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了。

    我没什么特别的消费嗜好,只是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内,都可以去消费。消费可能占我的收入的10%左右,其余80%都用作投资。

    财富堂:听说你在房地产方面有些投资?

    郭敬明:房产方面我有一点,在内环以内现在有七八套房吧,目前都没有出手。我也不太懂房地产,所以还是买内环以内比较安全一点。

    财富堂:你如何界定自己的身份?

    郭敬明:我不太去界定自己的身份,要说我是作家就是作家,说我是企业家就是企业家,身份都是别人打在你身上的标签,没任何意义。撕下这个标签,我还是我。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将事情做好。

    财富堂:又写作又要负责公司发展,会不会觉得累?怎么给自己解压?    

    郭敬明:累啊!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解压方式,就是得着空就睡觉。比如今天我接受完采访之后,离公司开会还有一小时的时间,我就可以睡一个小时。

    财富堂:每天工作几个小时?

    郭敬明:没有一定,我的生活是忙和非常忙的区别。只有过年回家的那几天会稍微空一点,那也是天天电话随身。

    财富堂:即将走向30岁,你的30岁目标是什么?

    郭敬明:今年27岁,还有三年,争取到30岁的时候,我们的公司能够上市。即使不能上市,也希望公司能更壮大。

没有上一篇创业文章    下一篇创业文章

优秀创业项目

九州国际娱乐

相关信息

九州国际娱乐
博聚网